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站长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旅游业,“花式”自救下的复苏与洗牌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小编 时间:2020-08-07 10:15
旅游业,“花式”自救下的复苏与洗牌

旅游业,“花式”自救下的复苏与洗牌

  有人黯然退场,也有人继续向前走,在这个十字路口,从不缺少选择。

  7月14日,文旅部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旅游企业扩大复工复业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指出,各省(区、市)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经当地省(区、市)党委、政府同意后,可恢复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跨省(区、市)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在酒旅行业分析人士杜远看来,这是旅游业逐步恢复的重要节点。“在周边游之外,出行的可选择方案增多,有助于整个行业信心的恢复,并进一步激发用户的暑期出行意愿。”

  来自携程的数据显示,上述通知发布后,度假、酒店、民航等各板块搜索量迅速攀升,国内跟团游、自由行瞬时搜索量比此前上涨500%。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从业者都有机会分享这份喜悦。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以工商登记为准,我国今年上半年约有1.9万家经营范围含“住宿”的企业注销或吊销。

  用户齐湘刚刚踏上旅途就接到了所预订酒店打来的电话:“他们说疫情影响下生意备受打击,资金链断裂,酒店倒闭了,所以我只能临时再找地方。”多家酒店倒在了黎明到来之前,民宿亦然。

  杭州民宿房东太阳告诉新浪科技,曾经的本地民宿房东交流群已经变成了房源转让交易群,房东们要么退租,就此离开民宿行业,要么做起二房东,改为长期出租。

  事实上,随着疫情防控步入常态化,旅游业正从“求生存”阶段进入“求发展”时期,有人黯然退场,也有人继续向前走,在这个十字路口,从不缺少选择。

  01 他们在黎明到来前退场

  几乎每一位业主都会在酒店转让的信息中提到“客源稳定”和“忍痛割爱”。

  辽宁一家单体酒店业主贺锡4月起曾在朋友圈多次发布转让内容:“黄金地段酒店,几乎天天住满,30个房间15万元出兑,谁拿走谁赚钱!”但直到6月,他才终于找到肯盘下来的人,以比预期更低的价格出手——12万元。

  “其实我们去年才重新装修完成,花了几十万。”贺锡称,原本希望能够在春节旺季多赚回一点成本,但疫情打破了所有的计划。“一切都泡汤了,开业无望,贱卖可能是止损的唯一途径。”

旅游业,“花式”自救下的复苏与洗牌

旅游业,“花式”自救下的复苏与洗牌

  酒店业主群里的转让信息

  回忆过去的几个月,浙江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前台员工王敏感慨,本该是倒班制度的工作,因为疫情期间入住的客人过少,硬生生变成了上满一个白班后休息两天。

  而她所在的酒店拥有近300个房间,每天最多仅有20余个房间有客人入住,骤减的工作量甚至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尽管给员工发放着最低标准还要打八折的工资,努力熬过了6月,但到7月初,这家酒店还是坚持不下去了。“酒店在转让了,我真的要失业了。”

  每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店都经历了苦苦支撑的阶段。多位酒店员工向新浪科技透露,即使没有客人入住、处于半停业状态,酒店也会在亏损的情况下维持经营。

  不同的是,员工实行轮岗,每天2-3人到店,保证设备不停机,相应的,薪水降低至基本工资水平,以最低负荷运转,为的是可以在得到通知与批准后随时开业——如果彻底停业,重新开业的成本反而更高。

  但只有现金流稳定的酒店才具备这样做的底气和勇气,相比之下,更多的单体酒店和民宿房东除了等待,就只有放弃。太阳认识的一位民宿房东去年一口气扩张了20余处房源,均为中大户型。“现在就很惨,他基本上或长租或短租地都租掉了。”

  长沙民宿房东、民宿摄影师半仙则彻底告别了这个行业,4月初他在朋友圈出售了书和摆件等物品,随后将两处房源都改为了长租。现在,他开启了需要坐班的全新生活,与民宿完全无关。

  全球同此凉热,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7月2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各国采取的“封城”和“封国”防疫措施使得今年5月跨境旅游人数同比下降98%,今年1-5月跨境游客同比下降56%,减少约3亿人次出游、造成3200亿美元损失,损失规模为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三倍以上。

  以意大利为例,据普华永道研究结果,当地65%的酒店餐饮企业面临年内倒闭风险,或因此减少约100万个工作岗位,直到2022-2023年之前,意大利旅游行业都不可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02 他们在结束后重新开始

  但也有人一直在黑暗中等待曙光。

  离职一个半月后,曾经的途家自营员工柳松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新起点,新征程”。

  疫情对民宿平台的打击是巨大的,途家不得不断臂求生,“一体两翼”战略如今只剩下了机舱,作为“两翼”的自营和智能化业务均被裁撤,柳松是坚守到最后的途家自营员工之一,办公室退租、家具的变卖交割、协助进行解散沟通......“团队不在了,但大家情谊还是在的。”他说道。

  柳松告诉新浪科技,大多数离职的同事退出了民宿行业,其中途家自营团队一半的一线员工选择了转行,但核心团队的管理人员基本都留了下来,他们在此基础上重新搭建了创业团队,依然从事为民宿行业提供解决方案的服务业务。

  “离职后大家都比较迷茫,是我们的老板把我们征召到了一起,和我们几个城市经理一起讨论,期间我们对民宿行业和接下来要做的业务都是认可的,我们说如果继续奋斗的话,不要工资都行,”

  于是,新的项目开启。不再依靠某一方平台,轻装上阵后自主权大大提升,很多员工在正式入职前就到岗工作,时间最长的有20多天。“那段时间是没有薪水的,但当时没有任何人计较,大家想的都是要把事情做好。”

  而此前在途家自营服务过的业主也给予了他们充分的信任,面对柳松和同事们的邀约,60%的业主毫不犹豫地将房源继续委托给他们代运营。

  谈及上述朋友圈,柳松称之为“一个特殊节点”,当天核算盈亏时,团队发现整体业务实现盈利,因此意义重大,尤其是在旅游业艰难前进、众多同行难以为继的当下。“这说明我们集体上岸了,疫情的反复中我们能活下来并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不容易的,目前大家越来越有信心,下一步就是恢复到业务的常态化拓展上。”

  他还预计,用户在旅游方面的消费需求一直存在,国内游或出现一波小爆发,“花式境内游”产品将有更大的可发挥空间。

旅游业,“花式”自救下的复苏与洗牌

  太阳此前发布的朋友圈


    本文网址:http://www.shlzwl.cn/a/zixun/xingyexinwen/175735.html ,喜欢请注明来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旅游业,“花式”自救下的复苏与洗牌

站长沙龙 www.shlzwl.cn 中国百万站长的福音,一站式服务。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站长沙龙 客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