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建站教程 > 服务器教程 > 正文

一个母亲的本能:李心草案的迷雾与真相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小编 时间:2020-08-15 00:30
一个母亲的本能:李心草案的迷雾与真相

8月12日,延宕近一年的李心草案有了新进展——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对罗某乾提起公诉。

2019年9月,昆明理工大学学生李心草在昆明盘龙区酒吧旁溺水身亡,死因成谜。一段同行者罗秉乾压在李心草身上25秒,及扇打她耳光的监控视频引发外界猜测。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本案经检方两次退侦后补充侦查,排除了李心草生前被强制猥亵、嫌疑人下药致幻等疑点。而案发前与李心草同在酒吧饮酒的任某燊(女)、李某某昊(男)二人被批准逮捕后,经审查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被取保。此外,在昆明市公安局倒查盘龙分局前期工作后,多位民警被问责。

李心草死后,母亲陈美莲竭力地找寻真相,她在网上发声,争取线索和支持,这是她作为寡母,再不想失去的阵地。

本文采访于2019年10月,李心草离开后的41天。

为女儿李心草发完声后,陈美莲似乎彻底垮了。

这个41岁的母亲眼睛失去了光,颓然望着远方,宽大的蓝色外套罩在身上,像包着一袋快要散架的骨头。

走起路来,陈美莲瘫软无力,亲属扶着她去厕所、医院、派出所,和媒体对话。其余时候,她弓着背,蜷曲在酒店房间里床的一角。当所有人欣慰她终于能拥有短暂睡眠时,枕头间又传出呜咽的哭声。

2019年9月9日凌晨2点左右,她就读于云南昆明理工大学的女儿李心草在盘龙区桃源街热度酒吧旁的江中溺水身亡。一个多月的日子里,陈美莲等不到关于女儿死因的答案,10月12日,她在微博上以“李心草妈妈”为用户讲述女儿溺亡的种种疑点,后又在网络上回应调查进展与网友的质疑。

李心草母亲在网上发布的信。 网络截图

“我是她的妈妈”、“我想要一个真相”,字里行间透露着决绝、镇静,来源于一个母亲的本能。

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她逐渐退守到另一片混沌的记忆中,在那里,女儿没有离开,还是幼年时的模样。陈美莲把手举到比床高一点的地方,比划着,“她就只有那么高高的,穿件红色的灯草绒衣裳,围着爹爹,在地头捡洋芋……”

“不会的”

噩耗是在凌晨传来的。

2019年9月9日,2点52分,陈美莲接到大嫂赵如英的电话,“孩子在派出所,说是喝酒醉了”,“咋个回事?”赵如英也不知道。“好。”陈美莲应了一声。

她起身准备出发去昆明。陈美莲家住曲靖市罗平县,在这栋租来的小楼,一层是大嫂的服装店,她负责看店,二层,她和女儿一起住了六年。

房里有两张床,女儿却总喜欢挨着她睡。今年8月,女儿开学前,她还开玩笑,“姑娘你小时候一个人睡一张床,咋长大天天和我睡一起?”心草跟她撒娇:“我就想和你睡咋的啦?”“是是是。”“放假回来嘛。”“好好好。”对于女儿,她总是有求必应,“好,好”,一口口答应下来。

她没有多问,心草从不淘气,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被打了,要么惹了点小麻烦。

早上10点,陈美莲走进鼓楼派出所,一看赵如英抹着眼泪,她懵了。“姐,心心在哪里……?”赵如英说不出话来,往外跑。随后,陈美莲被民警告知,李心草“醉酒自杀”。

赵如英再一次见到她时,陈美莲瘫下去了,眼泪滴答滴答流。

大雨磅礴地下了两天,家人沿着盘龙江一路走,一路寻找李心草的踪迹,却一无所获。

陈美莲不知所措,她像汉堡一样被亲属左右夹着,走不动路。如果有人发现了江面上的动静,她就被拖过去看。

有人说要烧点纸钱,能让心草的遗体浮起来。“心心不会死的,不可能的,还在的……”这个过程中,她就说了一句话。

2018年,李心草考上昆明理工大学物联网工程专业,她曾想报云南大学,但分数不够。舅妈赵如英说,李心草从来没想过要去外地读大学,她曾说,因为妈妈心脏不好,她想陪在身边。

即使在女儿看不见的时候,陈美莲也喜欢跟别人推心置腹地夸起女儿。出事那天白天,在店里还有人问起心草,陈美莲带着自豪,“姑娘英语过了六级啦”,“大三要考研”。

她一直记得,李心草刚进大学时,她去学校送,头天晚上,自己在家一个人偷偷哭了一回。第二天在食堂门口,有同学跟心草打了招呼,约着吃饭,女儿开心地跟她道别:“妈妈,我要走啦,你们赶快回家吧。一个人看不住店,没有员工,快回去吧!”陈美莲说,“注意安全!”她看着女儿的身影渐渐远去,才慢慢离开。

进大学前,她和心草就喜欢讨论今后的生活。“你会接触更多的人,进入更大的一个平台,大学不像小学初中的人际关系……”陈美莲恳切地说。

入学后,女儿一学期回家一次。平日里,陈美莲很少过问她的大学生活,觉得要给她私人空间。娘俩说话更像姐妹一样,有时候她在微信上问,“哎呀姑娘,你今天在干嘛?”心草会回复,在睡觉或上课,偶尔抱怨今天走了多少路,今天太热了。

陈美莲怎么也接受不了“醉酒自杀”的说法,“自己养的女儿自己知道。”2019年9月10日,她见到女儿的另两个室友,她们描述的心草几乎跟她印象中的一样:事发前几天,情绪一直挺好;喜欢追星,唱韩文歌、英文歌;和班里同学的关系很好,跟每个人都可以打招呼。

她努力回忆过往的种种细节:出事前,女儿曾打电话来,说买好了国庆节回家的站票,她感到心疼,知道女儿想给家里省钱;出事的8号当天,11点21分,女儿在微信上告诉她,要买返程的40元车票,她转了200块的红包过去,女儿回了表情包,一个带着狐狸帽子的猫咪,陈美莲看不懂,以为是“小毛头那种狗”,“好看嘛?”女儿问。她还是开心地回,“好看好看非常好看,这个最可爱了”,心草回了一串“哈哈哈哈hiahiahia”。

她没想到,这成了她和女儿最后的对话。

李心草和妈妈最后的对话

讨公道

恍惚中度过了两天,9月11日,陈美莲在水上派出所看了女儿最后一眼。

李心草的遗体看上去冰冷,手、脚、头发都淌着水。她大喊了一句:“你不要妈妈了吗?”当场晕了过去。

这天下午,警方组织李心草家属与涉事三人民事调解。之前,陈美莲从派出所了解到,李心草溺亡当晚,她在室友任某燊的邀约下到昆明市区玩耍,任某燊又邀请了云南开放大学学生李某某昊和另一个在昆明务工的男子罗某乾。李心草并不认识这两名男子,是第一次见面。

三人告诉陈美莲的版本是,四个人吃完饭后,辗转多个酒吧喝酒,李心草当晚一共喝了五六瓶啤酒。在最后的热度酒吧,李心草开始出现激动状态,胡言乱语,“当时听着感觉就是李心草出现了幻觉”。三人称一直在安抚她,也没有压她的酒。罗某乾称,其间,李心草有很多次试图自杀的举动,比如跳江、拿啤酒盖和砸碎的啤酒碎片割腕,“我们全部都拦下来了。”在安抚之后,李心草很安静,好像睡着了五六分钟。然后她突然站起来,往外跑。


    本文网址:http://www.shlzwl.cn/a/jianzhan/fuwuqi/2020/0815/177245.html ,喜欢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个母亲的本能:李心草案的迷雾与真相

站长沙龙 www.shlzwl.cn 中国百万站长的福音,一站式服务。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站长沙龙 客服

Top